鳥燒

據說是放文的地方

摔進基三了

其餘詳情請看自介,謝謝

@灣家

全職高手【葉藍】朝彼此伸出手

在看到興欣奪冠的瞬間,許博遠心中湧起的除了興奮,還有落寞。

那個會因為自己十八次好友申請而加上好友,那個會與自己為了強力蛛絲討價還價的君莫笑,已經到了自己伸手也無法觸碰到的地方了。

不、或許不是已經到了,而是回歸吧,回到他應該有的高度。

那短暫的幾次接觸跟相處都只是大神下來晃兩圈,稍微看一下像自己這種低層級的人而已,很快又回到他該有的高度去,與跟他一樣厲害的大神對決。

許博遠回到家後打開電腦,習慣性地登入榮耀,看著自己頭上寫著藍河的第十區小號,露出苦笑。

手肘撐在電腦桌上,低下頭痛苦的用手包住自己的頭。

沒有人知道,自己早在那幾次沒意義的被嗆中,喜歡上那個總是輕描淡寫卻...

全職高手【喻黃】少天,抱歉。(2014黃少天生日賀文)

全職高手【喻黃】少天,抱歉。(2014黃少天生日賀文)


八月十日,喻文州跟鄭軒人在K市觀看A國與百花戰隊的友誼賽,也不知道百花是怎麼聯繫上的,竟然能說動外國的榮耀職業隊伍過來,雖然只是表演性質一樣的友誼賽,其他戰隊或多或少都派了人過來觀摩,雖然之後也可以看錄像,但實際在現場觀看也可以多一點不一樣的了解。


可是這天,喻文州本來是請了假的。


時間推回到三天前……


「去K市?」

喻文州站在藍雨戰隊老闆的辦公室裡,聽到這突如其來的出差計劃後難得的發出了驚訝的語氣。

「對,百花跟A國要進行一場友誼

黑子的籃球【黃笠】森山視點

各位好,這裡是森山由孝。
因為某些原因,我得在這裡報告,關於我們海常隊長跟我們的王牌之間的愛情。
但根本就是哪來的閃光組……這樣對嗎!對待一個沒女朋友歷十八年的高中男生!這樣對嗎!
……抱歉,有點激動了。
總之就是我得講一下就是了。
先說隊長,笠松幸男吧。
他真的是一位出色的隊長,不止是實力方面,領導才能也很出眾。
但是在平日根本只是個,無法直視女性的青澀少年而已。
對,我們隊長無法直視女性,而且跟女性對話只會「嗯」跟「喔」。
不過這不是他走上同性戀道路的原因。
讓他走上這條道路的,只是一隻黃金獵犬的錯。
什麼?你問這跟黃金獵犬的關聯?
這裡說的黃金獵犬指的不是真的狗,是說我們的王牌,那個叫黃瀨涼太的傢伙。
黃瀨涼太他...

黑子的籃球【今花】咖啡館30題-1 & 2

1.奇怪的顧客

那個人又來了,每天都在下午兩點,客人較為稀少的時間點進來,坐在窗邊的位置,帶著眼鏡卻沒有斯文的形象,反而有些陰險的感覺,臉上總是帶著讓人不太想靠近他的笑容,但身為店員,不靠近點餐也是不行的,花宮只好每次都不太甘願的走過去,平淡的詢問對方要點什麼,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一杯黑咖啡,每次轉身回到櫃台時,一起打工的古橋總會直接遞上黑咖啡,無聲的要他端過去,而每次轉身回到桌邊將咖啡放上桌子時,總會得到一句沒什麼誠意的道謝。

奇怪的顧客。


***


2.新來的工讀生 

每天去大學路上,總會經過一間咖啡館,前幾天他們來了一個新的工讀生,是個表情有些陰暗,看起來不太...

幻想三國誌系列【姬風x馬超】紙鶴、夜訪

馬超正在戰場前線的營帳內,看著攤在桌面上的地圖研究著下次作戰的行軍路線,正在慎重思索該不該從水路過去時,一隻粉紅色的紙鶴飛進了營帳,落在了地圖的正中間,與黃褐色的地圖呈現強烈對比。

看著那粉色醒目的紙鶴,馬超瞬間有種衝動不打開直接揉爛它,但伸出去的手還是下意識地將紙鶴打開,收到來自姬風的訊息後微微一愣,他沒想到姬風會傳這樣的話來,是關於自己剛才在推想的水路,姬風在紙鶴裡指示了對方的埋伏地點,若自己就這樣草率的決定水路,便會害大量士兵遇險,思及此,馬超立刻將水路上的棋子掃到一旁,立刻定下新的路線。

然後他知道,這次算他欠姬風一個人情,以往都沒給對方什麼人情,沒想到這次欠下了不小的人情,雖然姬...

幻想三國誌系列【姬風x馬超】看護

「喂!姬風!」

馬超粗魯的推開木門,大步走進昏暗的室內,沒有點燃蠟燭,只靠著窗外的月光照明。

「……人呢?姬風!」

走到內室門口馬超再次粗魯的推開,看到的是坐在床上,似是在睡眠中被打擾到一樣。

「馬兄,怎麼深夜前來……」

「我聽趙雲說你病了。」

「多謝馬兄關心,風只需睡上一覺即可、咳咳……」                         ...

鬼灯の冷徹【白鬼】晚安,白澤さん

看著眼前一大束豔紅的玫瑰花,鬼灯平淡的將視線上移,看到的是一如往常笑的讓他心升揍人衝動的臉。

「這是做什麼,白澤さん。」

「做什麼,給喜歡的人送花是理所當然的吧,更何況這是玫瑰花耶。」

「我不是收到花會特別高興的那種人。」不是需要你這樣哄的女孩子。

明顯察覺到鬼灯心裡在想什麼,白澤直接將花堆到旁邊避開沾到公文,一手撐著桌子一手往前抬起鬼灯下巴,將臉湊近,不等鬼灯反應過來就吻上去。

鬼灯愣了一秒,反應過來就直接一拳擊過白澤的臉將人打到牆上。

「好痛,你還是毫不手下留情啊。」

「不要在我的上班時間做這種事。」

「那下班時就可以了吧?」

「勉強考慮。」

「不要...

鬼灯の冷徹【白鬼】去約會吧

「我們去約會吧,鬼灯。」

「不要。」


白澤待在桃源鄉自己家裡,趴在桌上完全不想動。

桃太郎淡定的在廚房切著菜做午飯給白澤,對方像現在這樣癱死在桌上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十之八九是鬼灯又做了什麼打擊白澤的事,對於那兩個人的事還是別多問的好,桃太郎邊想邊繼續切著手裡的蔥。

「桃太郎,你覺得果斷拒絕戀人的約會邀請是不是有點殘忍啊?」

「或許吧……」

「他連約哪天都沒有問我就拒絕了啊!」

桃太郎實在不想理他,反正白澤也不是真的在問他意見。

「白澤さま,對方拒絕你應該是有理由的吧?」

「那個鬼中之鬼怎麼可能會有理由啊!他只是想拒絕我吧!」

白澤講完...

鬼灯の冷徹【白鬼】雙箭頭

鬼灯跟白澤每次見面不是吵架,就是鬼灯單方面動手使對話以暴力結束。

要論鬼灯跟白澤之間的孽緣要從很久之前說起,這裡暫且不提。

但如果要論起鬼灯什麼時候喜歡上白澤,那就不是個太長的故事了。


鬼灯先注意到的是每當看見白澤摟著女子或者正與女性交談的時候,心裡會浮現非常不爽的感覺,想直接動手將白澤痛揍一頓的念頭會非常強烈,但這時鬼灯覺得自己只是單純討厭白澤,才連對方的一舉一動都如此厭惡。

第二次注意到不對勁是當時在跟白澤爭論什麼,對方突然靠近自己,自己下意識注意到的是對方裸露在外的頸部,然後是那對細長的桃花眼,接著感覺到自己心跳加快,像是在緊張一樣,本來想說退開就...

———— 1 2 3 4
©鳥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