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燒

據說是放文的地方

摔進基三了

其餘詳情請看自介,謝謝

@灣家

鬼灯の冷徹【白鬼】雙箭頭

 

鬼灯跟白澤每次見面不是吵架,就是鬼灯單方面動手使對話以暴力結束。

要論鬼灯跟白澤之間的孽緣要從很久之前說起,這裡暫且不提。

但如果要論起鬼灯什麼時候喜歡上白澤,那就不是個太長的故事了。

 

鬼灯先注意到的是每當看見白澤摟著女子或者正與女性交談的時候,心裡會浮現非常不爽的感覺,想直接動手將白澤痛揍一頓的念頭會非常強烈,但這時鬼灯覺得自己只是單純討厭白澤,才連對方的一舉一動都如此厭惡。

第二次注意到不對勁是當時在跟白澤爭論什麼,對方突然靠近自己,自己下意識注意到的是對方裸露在外的頸部,然後是那對細長的桃花眼,接著感覺到自己心跳加快,像是在緊張一樣,本來想說退開就沒事了,耳裡卻傳來桃太郎的聲音,問自己為什麼臉突然紅了,下一刻自己拿著狼牙棒把白澤打飛後轉身逃走,這樣狼狽的離開桃源鄉是第一次,那個時候就明白了。

自己喜歡白澤。

明明只是個整天嘻皮笑臉,看見女性就搭訕的男人,自己到底是喜歡他的哪裡?

有一次遠遠的看到白澤在教桃太郎有關中藥的事,對方臉上難得的專注神情讓自己看了好一陣子,直到被桃太郎發現才走過去,而對方專注的表情也在瞬間換成了讓人想一拳揍下去的笑容。

對每個人都帶著溫柔笑容,與自己長相相似,性格卻完全相反的男人。

真讓人討厭。

 

其實白澤也不是那麼討厭鬼灯,只是對方每次就是要找碴的樣子讓他有點在意,面對誰都可以冷淡平靜面癱處理的鬼灯,怎麼只有對著自己才會展露出如此顯眼的厭惡呢?

憶起跟鬼灯的初次見面,白澤當下是很喜歡那個一臉淡漠的孩子的,即使眼神非常兇惡,但還是有一張很漂亮的臉蛋,雖然在時光的流逝下印象沒那麼清楚了,但想起來時還是會讚嘆對方的臉蛋。

讓白澤稍微改變念頭的是鬼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狼狽逃走的時候,自己為了爭論什麼而靠近對方,卻在沒幾秒後對方的臉突然紅了,還是在桃太郎開口後自己抬頭才注意到,即使只是一瞬間看到的豔紅臉蛋也足以讓自己這種見識過各種美人的男子愣住,但眨眼間鬼灯就直接跑了,一點攔下的機會也沒有,自己站在門口看著鬼灯離去的方向,直到桃太郎在身後喊著自己才收回視線,雖然隔天見面對方跟以往一樣,但自己心裡卻有什麼改變了。

比起逗弄美人,現在白澤更想靠近鬼灯,看他因自己的一舉一動產生的反應。

對每個人都癱著一張臉,與自己長相相似,性格卻完全相反的男人。

有些喜歡了。

 

「白澤さん。」

鬼灯伸手輕敲著桃源鄉管理人的住家大門,等了數分鐘後都沒人開門,便自行拉門進入屋內,只有幾隻兔子在整理藥材,沒看到桃太郎,也沒看到白澤,視線轉向通往內室的門,走過去後連門都不敲直接拉開,果然在床上看到鼓成一團的棉被。

「白澤さん,該起床了。」

直接無情地掀開對方的被子,鬼灯看著本來睡得安穩的男人被陽光嚇到而縮成一團的樣子,再三懷疑自己真的喜歡這男人嗎?或許該把這份單戀永遠藏在心底。

「怎麼是你啊……桃太郎呢?」

白澤不太甘願的從床上起身,一早醒來看到最近常想著的人是好事啦,但仔細想想等等搞不好又要開打就有點懶,他可是和平主義者。

「沒有看到他,你也不清楚嗎?」

「唔……這時間應該在採收桃子吧,你先到外面等會,我換個衣服。」

鬼灯點點頭後就走出去,順手帶上了門,白澤有些愣愣的看著門板,今天鬼灯怎麼這麼好說話?邊胡思亂想邊換好衣服,將頭巾紮好後就走了出去,指揮兔子們準備開工,從櫃子裡拿出一小包藥,轉身遞給鬼灯。

「拿去吧。」

「嗯。」

接過藥的鬼灯將藥收起,漆黑的眸子直視著白澤,似是沒有離開的打算。

「……還有什麼事嗎?」白澤有些疑惑地開口詢問,照往例來說鬼灯應該是巴不得不要跟自己獨處吧?

「……沒有,白澤さん不用管我,我待一會就好。」

鬼灯的回答讓白澤感到更加疑惑,但沒有多問什麼,鬼灯雖然對大部份的問題都會回答,但現在這種狀況,恐怕問了會惹惱對方吧,白澤就乾脆轉過身照鬼灯的話不管他,從兔子手中接過藥材開始調藥。

過了一陣子,白澤將藥製好,將藥丸收進瓶子裡後轉過身想看一下鬼灯的樣子,卻發現對方靠著牆睡著了,他很驚訝,他以為鬼灯的個性是不會在不熟悉的人面前睡著的,更何況……對鬼灯來說,他根本是一個討厭鬼吧?但照這樣來看,他也不是多讓鬼灯討厭嘛。

雖然這樣沾沾自喜了一會,但站著睡還是不太好,白澤走過去想試著搖醒對方,在手拍上鬼灯肩膀時對方不穩的靠了過來,另一隻手趕緊過去將對方接在自己懷裡,一方面驚訝對方有些過高的體溫,另一方面驚訝於對方竟然沒醒來,就這樣靠著自己。

「……算了,今天就稍微便宜你吧。」

白澤輕嘆口氣後將人帶進自己的房間,掀開被子讓對方躺上去,拿出溫度計一量確認對方發燒後拿出感冒藥,邊看著對方邊想著該怎麼餵食,但在視線落到對方的唇瓣時直接下了決定。

「醒來後別打我就好了……」

白澤低聲喃喃自語,將感冒藥含在口中,以嘴對嘴的方式渡過去,確認對方都吃下去後拉好被子,此時聽到外面傳來桃太郎的聲音,白澤轉身離開內室,帶著一如以往的笑容回應桃太郎。

因此沒看到床上的人突然睜開眼,用手遮掩住臉上紅暈的美景。

 

傍晚時分,鬼灯從床上醒來,意識到是白澤的房間後想起了睡前發生的事,再次滿臉通紅,用一點時間重整情緒後下床離開內室,來到外面要找白澤,注意到對方趴在桌上疑似是睡了,四處察看後看到一件疑似是外出用的大衣,伸手拿下後蓋到白澤身上。

「……謝謝,白澤さん。」

講完後鬼灯苦笑了下,在明知對方聽不到的情況下道謝,只是怕看到對方驚訝或者厭惡的表情,真是膽小。

為什麼只在感情的道路上膽小,恐怕是因為自己喜歡上的不是能放心的對象吧。

鬼灯轉身走出房子,剛好遇上了揹著滿籃桃子回來的桃太郎,簡單的打過招呼並告別後就打算離開,卻被桃太郎叫住,對方轉過身從旁邊的架子上拿了一小包藥給自己,說是白澤說要給自己的,沉默幾秒後接過將藥收起,說了改天會把謝禮送來後就離開了。

 

送走鬼灯後桃太郎進到屋內,注意到白澤正趴在桌上睡著,背後還蓋著一件大衣,意識到可能是鬼灯蓋的時候愣了幾秒,回過神後將桃籃先放下,盡量維持著安靜動作避免吵醒白澤。

幾十分鐘過去後白澤醒了過來,起身要伸懶腰時大衣從身上滑落,撿起來後看到從外面端水進來的桃太郎,臉上帶著跟以往一樣的笑容。

「白澤さま,你醒了啊。」

「嗯,大衣,謝謝了。」

「大衣?不、那個應該是鬼灯さん蓋上去的。」

白澤低頭看著手裡的大衣,露出了讓桃太郎有些意外的表情。

「要開始製藥了?那我也一起來做吧。」

「啊、嗯……」

桃太郎看著白澤走到鍋前動手後開始幫忙,邊動手邊想著剛才看到的是什麼表情。

要他來說的話,那可以稱之為溫柔跟……發自內心的喜悅吧。

 

「對了,剛才鬼灯さん說改天會把謝禮送來。」

「哦?希望不會是什麼奇怪的東西……」

「應該不會吧?」

「不好說啊……」

 

 

(完)

 

後記:

好像很久沒寫文了,本來是想以鬼灯視角的單戀文,但實在忍不住就改成雙箭頭了XD

雖然白澤大概是自己不清楚的那種(欸)

寫一寫對鬼灯跟白澤的想法會感慨許多,好想直接寫在一起的故事但是也想寫告白啊嚶嚶

好想看更多的白鬼喔(強烈滾動)

 

感謝各位的觀看!


鳥燒 2014.02.28

 

评论

热度(18)

©鳥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