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燒

據說是放文的地方

摔進基三了

其餘詳情請看自介,謝謝

@灣家

鬼灯の冷徹【白鬼】去約會吧

 


「我們去約會吧,鬼灯。」

「不要。」

 

白澤待在桃源鄉自己家裡,趴在桌上完全不想動。

桃太郎淡定的在廚房切著菜做午飯給白澤,對方像現在這樣癱死在桌上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十之八九是鬼灯又做了什麼打擊白澤的事,對於那兩個人的事還是別多問的好,桃太郎邊想邊繼續切著手裡的蔥。

「桃太郎,你覺得果斷拒絕戀人的約會邀請是不是有點殘忍啊?」

「或許吧……」

「他連約哪天都沒有問我就拒絕了啊!」

桃太郎實在不想理他,反正白澤也不是真的在問他意見。

「白澤さま,對方拒絕你應該是有理由的吧?」

「那個鬼中之鬼怎麼可能會有理由啊!他只是想拒絕我吧!」

白澤講完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開始思考起來,桃太郎覺得後面突然沒了聲音有點奇怪,但安靜下來也適合繼續手中的動作,於是安心的繼續煮飯。

但白澤直到午飯端上桌都沒有再開口,讓桃太郎忍不住想著白澤是不是生病了,是不是該找個醫生,可白澤自己就是醫生啊……

「我出門一趟,店裡就交給你了。」

收拾過碗盤後白澤丟下一句話就離開,桃太郎也只能嘆口氣接受白澤交待下來的工作,跟店裡的兔子一起顧店。

 

鬼灯忙完上午的工作,吃過午飯後打算回房間稍微睡個午覺養足精神,下午的工作都提前做好了準備,所以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但是鬼灯一打開自己的房門看到的是會讓他瞬間火氣上升的人。

「嗨,鬼灯、噗啊!」

鬼灯毫不遲疑的一拳擊在白澤臉上,連打招呼都省了,直接加快對話進程。

「白澤さん,突然來訪有事嗎?」

「沒事就不能來嗎……」

單手摀著流出鼻血的鼻子,白澤想著自己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才會喜歡上這麼一個兇悍的人,不對、兇悍的鬼……

「也不是不行。」

鬼灯繞過白澤,將帶回房間的文件收拾好,白澤看著鬼灯的側臉,對方不講話時不輸給以往見過的任何美人,只是每次一開口就糟蹋了他的美貌……

雖然有時候白澤都覺得他跟撞邪似的,竟然會覺得對方發怒時特別豔麗。

呸,他明明是吉兆的神獸,撞什麼邪啊。

「你來做什麼?」

鬼灯當然有注意到對方奇怪的樣子,但平時白澤奇怪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我們去約會吧,鬼灯。」

「我以為早上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白澤さん。」

「你這樣回答根本是不想跟我約會啊,我們不是在交往嗎!」

「白澤さん,即使在交往也不一定要約會吧,我們每隔幾天就會見一次面不是嗎?」

「是這樣說沒錯啦,但你怎麼可以把那種事跟約會相提並論,所謂的約會當然是要交往中的兩個人一起去哪裡才對啊!」

「那就去眾合地獄的狐狸咖啡廳吧。」

白澤無語的看著一臉認真的鬼灯,這應該不是開玩笑的吧,他是知道鬼灯很喜歡動物……

「好吧,哪天有空?」

「後天。」

「好。」

白澤又跟鬼灯聊了一些關於醫藥類的事才離開,走出門的時候還哼著小曲,顯得心情特別好。

 

但是到了後天,鬼灯沒見到白澤,到桃源鄉去找對方時發現對方還躺在床上睡覺。

「鬼灯さん,昨天晚上白澤さま熬夜在做研究……」

桃太郎小聲地告訴站在白澤房門口的鬼灯,怕吵醒在裡面熟睡的白澤。

「我知道。」

鬼灯眼角瞥過桌上還沒收拾好的紙卷跟藥材,雖然對於今天約會無法成行有些失落,但他也不是這麼不進人情,小心的關上門後轉身離開。

 

至於晚點等白澤醒來後他有多後悔就不是鬼灯知道的事了。

 

 



(完)

 

後記:

手癢寫寫,請給我更多的白鬼!

  

鳥燒2014.03.17

 


评论

热度(10)

©鳥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