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燒

據說是放文的地方

摔進基三了

其餘詳情請看自介,謝謝

@灣家

全職高手【喻黃】少天,抱歉。(2014黃少天生日賀文)

全職高手【喻黃】少天,抱歉。(2014黃少天生日賀文)





八月十日,喻文州跟鄭軒人在K市觀看A國與百花戰隊的友誼賽,也不知道百花是怎麼聯繫上的,竟然能說動外國的榮耀職業隊伍過來,雖然只是表演性質一樣的友誼賽,其他戰隊或多或少都派了人過來觀摩,雖然之後也可以看錄像,但實際在現場觀看也可以多一點不一樣的了解。

 

可是這天,喻文州本來是請了假的。

 

 

 

時間推回到三天前……

 

「去K市?」

喻文州站在藍雨戰隊老闆的辦公室裡,聽到這突如其來的出差計劃後難得的發出了驚訝的語氣。

「對,百花跟A國要進行一場友誼賽,時間有點倉促,只有邀請各戰隊最多兩個人去參觀,藍雨已經決定派你跟鄭軒前往,時間是八月九號跟十號。」

「可……」

喻文州少有的皺起眉頭,那兩天他早已請了假,但現在不是提出這個的好時機。

「本來是打算只讓鄭軒去的,但你也明白他的個性,讓隊長去也顯得出我們藍雨的重視,而且你也是戰術大師,多觀摩外國的打法沒有壞處。」

面對都幫自己分析好益處的話語,喻文州沒辦法為了私人的目的拒絕這次的出差,只好點頭答應。

 

走出辦公室後喻文州內心很無奈,他該怎麼跟期待已久的那個人說他要爽約了。

「隊長……」

一個聲音從旁邊響起,喻文州轉過身,看到的是臉上帶著苦笑的鄭軒。

「抱歉,本來老闆找我說這個的時候我是打算用我也不會研究戰術這種句子推拒的,結果老闆直接就說那讓喻文州也去……」

鄭軒真的感到壓力山大,他不是笨蛋,喻文州跟那個人之間的關係他又不是看不出來,偏偏老闆竟然在這種時候提出這種難以拒絕的事。

「沒關係,不是你的錯,先回去收拾東西吧,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喻文州帶著跟往常一樣的笑容,拍了拍鄭軒的肩膀,從他旁邊擦身而過。

看著喻文州的背影,鄭軒嘆了口氣,真心壓力山大啊……

 

本來打算直接去宿舍那邊找人的,但是經過訓練室時注意到門沒有關,裡面傳來一大一小的吵鬧聲,還夾雜著遊戲裡使用技能的音效。

喻文州臉上帶著淺笑推開門走進訓練室裡,只見其中一台電腦前,小的坐在椅子上使用滑鼠操作角色,大的則是直接就在旁邊噪音干擾。

「小盧你看好了,如果在這邊使用一個劍影步就可以干擾對面視線──」

「可是前輩你上次明明說在這裡使用另一個技能才能達到干擾的最大化。」盧瀚文毫不猶豫的吐槽比自己年長的前輩。

「上次跟這次的情況不一樣,你要知道因為戰況改變使用的技能才可以發揮最大的干擾,所以小盧你的頭腦要靈活點多點變通。」

「可是前輩你昨天練習時明明跟我說……」

「訓練時間已經過了吧?」

喻文州直接出來打斷兩人對話,畢竟他有事得盡早提出來。

「啊,隊長好!是我對之前比賽有些疑問……」盧瀚文率先打了招呼,至於他旁邊的黃少天則大步走了過去。

「隊長你找我有事?」

「嗯。不好意思,瀚文,我先借一下少天。」

「沒關係沒關係,隊長您請。」

「等等為什麼對隊長的態度跟我完全不一樣啊!」

「那我們先走了。」

喻文州直接把還想跟盧瀚文吵的黃少天拉走,讓他們再鬧下去就沒有時間了。

他不想在最後一刻才告訴對方。

 

喻文州將黃少天帶回自己的房間,關好門後看著對方坐到沙發上,自己再坐到對方旁邊。

「有什麼事要私底下偷偷說啊,文州?」

「我臨時有個出差要去K市,時間在九號。」

沒有過多的鋪陳,喻文州直奔主題。

然後旁邊的人沒有回話。

「少天?」

「這樣啊,那等你回來再說吧,記得幫我帶K市的土產啊,還有跟于鋒打個招呼,那我先回房間去啦剛剛跟小盧討論有點累了晚安啊隊長。」

前面還可以維持正常語速,但後面連標點符號該有的停頓都不給了,黃少天像是逃難一樣的離開了喻文州的房間。

看著被關上的門板,喻文州輕輕的嘆了口氣。

少天的心情他不是不懂,對於不能一起慶祝他也很難過,所以他沒有辦法追上去用花言巧語哄騙少天。

「等回來再跟少天好好談吧……」

 

 

 

鄭軒抬頭看著全息影像所播放出來的戰鬥場景,偶爾會將視線移向大螢幕上確認自己有沒有遺漏什麼,對於A國這次來的彈藥專家所施展的技巧他還是有些興趣的,同時也觀察了百花戰隊的鄒遠的戰鬥,更加了解自己將來會遇上的對手。

將視線悄悄轉移,鄭軒看向坐在自己旁邊的喻文州,隊長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溫和的一如既往,但是他們已經一起打了這麼多年的榮耀,還是隱約可以看的出,喻文州的心情並不算好。

或者該說,很糟。

 

喻文州的心情的確很糟,早在三天前他跟黃少天講完之後,他們就沒有再說過話。

即使到他要出門的那一刻也不曾見到面,出來後就試著傳訊息給對方,但都沒有回音。

這對有事沒事都要跟他傳訊息的黃少天來說是不可能的事,這讓喻文州更加擔心。

他現在就想回G市,去找他的少天。

 

此時周圍的拍手聲響起,打斷了喻文州的思緒。

「隊長,結束了。」

鄭軒在喻文州旁邊小聲開口,告訴他現場的狀況。

「嗯,謝謝。」

喻文州低聲跟鄭軒道謝,他剛才的確是沒在注意。

接下來百花的跟A國的選手都出來打招呼,與各隊選手互相聊天寒喧,眼看就要聊到乾脆去吃晚餐的狀況,喻文州趕緊開口說他們藍雨搭飛機的時間要到了,匆匆道別後就帶著鄭軒一起離開,鄭軒非常順從的就跟著離開,他明白喻文州歸心似箭的原因,而他也想早點回去休息。

唉,壓力山大啊。

 

 

 

喻文州跟鄭軒回到藍雨的宿舍時已經是夜晚了,兩人在入口處剛好遇上宋曉,便問了黃少天現在在哪?宋曉搖搖頭,表示一整天都沒見到;接著遇到盧瀚文,他也表示沒有看到;此時已經到了鄭軒的房門口,於是先行告別,喻文州繼續尋找著黃少天的身影。

遺憾的是,無論怎麼搜尋都找不到。

無奈之下,喻文州只能先行回到自己房間。

只是在開門之後,便被門內的場景嚇了一跳。

「這、這是……」

喻文州看著被裝飾成粉紅色的房間,從床單、窗廉,甚至是電腦椅的椅墊、桌上的馬克杯都變成了粉紅色,床上也擺滿了像是小熊、小貓之類的布偶,一整個充滿了夢幻的童話風格,讓人覺得適合住在這裡的只有十二歲以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

然後,明顯是兇手的人正坐在那張粉紅色的床上,臉上的壞笑說明了一切。

「喲,歡迎回來啊,文州。」

「少天,這是?」

「哼哼,這是你不陪我過生日的處罰,房間要這樣維持一週。」

看著眼前得意洋洋的人,喻文州苦笑的走過去,伸手摸了摸黃少天的頭,在對方略顯錯愕的時候將人摟進懷裡,閉上眼感覺對方的氣息。

「好,那這可以當成給你的生日禮物嗎?」

「都說了是處罰怎麼可以當禮物!是說你沒有準備嗎!」

黃少天不滿地嚷嚷著,本來想推開的手又因為想念而不能照原來的想法推開,反而回抱住對方。

「有的,還帶了K市的土產,都在行李箱裡。」

「你不會是到了當地才幫我買吧?」

「少天覺得我是會做那種事的人嗎?」

喻文州帶著淺笑反問,順手將人摟到床上,繼續將對方抱個滿懷。

「哼,誰知道你會不會這麼做啊。」

冷哼一聲,黃少天故作高傲的開口,但一兩秒後又有些緊張的開口:「這兩天沒回訊息,你應該、不會生氣吧?」

「少天覺得呢?」

「……對不起。」

立刻視實務者為俊傑的道歉,後面的訊息除了道歉就是關心,字裡行間裡都是滿滿的好感與愛意,黃少天幾次想回覆又狠下心的放下手機,到最後乾脆將音效關了以免自己太過在意,但還是成了心底介意的那一件事。

「嗯,我很生氣,所以我也要處罰一下少天。」

「欸?等等為什麼我生日還要被處罰啦!」

「罰你這一週要陪我睡這張床,還要幫我跟其他人解釋為什麼房間變成這樣。」

「等等、文州這樣不公平、唔──」

黃少天抗議的話語還沒說完,立刻被喻文州以唇封口,同時果斷的壓倒在床上,將所有情緒化成手裡的動作,傳達給對方。

他可是很想少天的。

 

生日快樂,少天。

讓你生氣了,抱歉。

 

 




(完)

 




後記:

遲到了──可是我非常發憤圖強的寫完了──

黃少的部份還是抓不太到啊嗚嗚嗚,彼此的互動也是,喻隊也難抓嗚嗚嗚你們是怎樣啦──

是說為什麼不是讓身為副隊的黃少跟喻隊去是因為那邊都有彈藥專家,那給鄭軒去學習一下也好

但其實是我好喜歡鄭軒喔,他講壓力山大好可愛(有病)

嗚嗚嗚喻黃在後面一直刷存在感我看的好痛苦又好開心喔QQ

以後希望可以寫更好吃的喻黃嗚嗚嗚嗚,下次見QQ

 

2014.08.11

 

 

 




後續?

 

「唔哇!隊長你的房間怎麼了啊?」宋曉非常驚恐的看著喻文州的房間。

「呃、這個……」

「隊長跟我玩大冒險輸了所以房間被我弄成這樣啦放心這個只有一週啦好了宋曉你明天不是還有約啦快點回房間睡覺啦晚安晚安晚安!」

「等等少天你推我做什麼啊──」宋曉無奈的被推回自己房間。

「少天……」喻文州無奈的看著自家王牌的背影。

「……該睡覺了。」黃少天轉身走到喻文州旁邊,將人拉進房間裡。

喻文州笑著摸摸黃少天的頭,然後低聲附和對方。

 

「晚安,少天。」

 

评论(2)

热度(23)

©鳥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