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燒

據說是放文的地方

摔進基三了

其餘詳情請看自介,謝謝

@灣家

劍俠情緣三【花羊】

※試寫所以名字亂取,遊戲內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想固定下CP但不知道要改什麼標題就空白了...


方商羽沉默的看著信箱裡情緣寄來的生日賀禮,將看起來還挺正常的螢石跟皇竹草丟進背包,接著發了一句話在幫頻:“情緣在生日時寄了[黃瓜][真絲肚兜][春宮圖冊],他在暗示什麼?”得到幫會一致的答案後方商羽直接把李守極扛回谷裡,後者直到被扔上床都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


劍俠情緣三【花羊】試寫3

※試寫所以名字亂取,遊戲內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看著又再次帶著大小傷回來的謝虛清,谷易紓臉上溫柔的笑意更加溫柔,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下藥將人制住,拿走對方的武器後綑在床上。

“我說過你再試試的”

“……抱歉”

“不接受道歉。”

“等、易紓──!”

“只會幾天下不了床而已。”


劍俠情緣三【花羊】試寫2

※試寫所以名字亂取,遊戲內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谷易紓低頭專心的給謝虛清上藥,今天遇到仇家又打了一架才回來,每次看到這時家羊臉上冰塊似的高冷模樣就讓谷易紓心裡不悅,上完藥後抬頭看向對方。

“你試試下次又弄這身傷回來。”

“我沒吃虧。”

“哦?”

“……盡力。”

“很好。”


劍俠情緣三【花羊】試寫

※試寫所以名字亂取,遊戲內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方商羽跟李守極走在揚洲城街道上,突然一個小男孩撞到方商羽然後摔在地上,哇哇大哭起來,方商羽蹲下身摸摸對方的頭後拿出一朵花給小男孩,小男孩破啼為笑後開心的離開,方商羽才站起身就聽到自個情緣酸溜溜的開口。

“我怎麼沒見你送過花給我?”

“有我一朵還不夠?晚上我只好更賣力的滿足你。”

“……流氓!”


劍俠情緣三【明唐】試寫

※試寫所以名字亂取,遊戲內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陸日月,這是你第幾次意圖潛入我房裡了?」

唐驚炮坐在床上,就著被打開一半的窗戶灑入的月光看著被機關綁在窗台上的西域人。
「大概二十幾次?」
陸日月對自己被綑在窗台上毫不在意,畢竟以唐驚炮的本事可以直接安裝會害死人的機關,只有這樣綑著的話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二十七次,你不懂什麼是放棄嗎?」
「我明教中人,對看上眼的當然是要不擇手段奪到手。」
「……」
唐驚炮很想拿起千機匣直接在對方充滿異國風情的俊顏上來一發,但他可不想半夜忙著清理血跡,於是起身拉動機關將人從窗台往外扔出去,然後關上窗戶再次...

劍俠情緣三【蒼策】試寫

※想試著抓感覺就寫一下 

※我想找個軍爺當師傅(#

※但是生性膽小就不敢徵(哀

※其實這不是我的主CP但是我吃(#

※然後我不懂到底該叫蒼爺盾爺蒼哥盾哥哪一個好orz


蒼爺跟往常一樣坐在椅子上擦拭著心愛的盾牌,才動手沒多久,眼角就瞥見親親愛人臉色陰沉的走過來。

在軍爺於身旁用力坐下時,蒼爺邊持續手裡的動作邊開口詢問。

「怎麼了?」

「沒有。」

軍爺只是不太高興地靠在蒼爺的背上,跟往常一樣靠著對方就能感到放鬆。

「那就靠一會吧,你喜歡這樣不是?」

「嗯……」

「不管你在外面聽了什麼、看了什麼、做了什麼,我都是你最堅實的倚靠。」

「……謝了。...

©鳥燒 | Powered by LOFTER